拜登将延续特朗普大国竞争政策 继续塑造美军”霸权”

[文/观察者网 王世纯]

本周最重要的军事新闻,是拜登时代美国军事政策的变化。拜登任期内无疑要延续特朗普时代制定的“大国竞争”军事政策,实质性地进行军备竞赛,以维系霸权主义。而在具体蛋糕分配上,拜登将通过确立未来20年造舰规划的方式,继续维持美国海军的“霸权”。

拜登的军事政策,大体上延续了特朗普,这是美国国家意志的一种体现

拜登时代的取舍

本周,在拜登开始权力过渡以后,美国军方最高官员们进行了一次较为重要的讲话,大体上谈及了拜登时代美军战略转变的目标。

美国陆军出身的四星上将、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马克·米利12月3日在一篇概述美国重要战略转变的重要讲话中预测,美国军方依旧需要将主要财政精力投入到海军的扩张上,而陆军、空军等部分经费项目将被削减。因此,在拜登时代的军费“切蛋糕”问题上,五角大楼将发生“大量流血事件”。

作为陆军出身的老四星上将,马克·米利在本次讲话中谈及大刀阔斧地砍陆军军费,倒是有一种“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悲壮感,他在讲话中这样说:“所以,你看,我是名陆军,我爱陆军……但是美国最重要的防御能力,以及向前投射力量的能力,是海军、空军和太空力量。最终,我认为陆军可能会是这场战争中最大的输家,就像朝鲜战争、越南战争和冷战结束时一样。”

让陆军出身的上将去说“陆军或成最大输家”,确实有点“悲壮”

同日,美国海军也“趁机”向国会推销扩大舰队的方案。美国海军作战部长格雷迪同在3号向美国国会展示了一份海军发展评估,这份评估名为《海军力量2045》。这个年份倒是很有意义,我们今天熟知的美国霸权(Pax America)基本上就是从1945年美国赢得二战开始的,定下25年后的海军发展目标,无疑是美帝希望维系“百年霸权”的雄心壮志的体现。值得一提的是,这个项目是前任防长,也是陆军出身的埃斯帕上个月被解雇之前推动的。

这个项目很简单,就是“下饺子”,该项目将使美国海军船团增加在25年内从290艘增加到至少500艘,其中包括至少150-200艘无人驾驶舰船。

根据Esper的计划,美军在2045年将有150艘船,这意味着美军将常备接近200艘舰艇

在讲话中,米利和海军作战部长还透露了一些美国海军的发展方向。首先,美国海军将继续“法定”拥有11艘航母,简而言之就是美军航母数量在未来十几年内不变,这一点可以看作民主党执政时代各方的一个共识。

其次,美国海军希望建造多达六艘“轻型”航母,类似于美国海军拥有的改进型“黄蜂”级和“美国”级,搭载F-35B。这些舰只将比目前的“尼米兹”级和“福特”级航母小得多,它们更加灵活,不过几位美军高官也承认,目前还不清楚它们最终的尺寸或形状。米利说:“我们知道我们需要做得更小,更分散,和大航母一样具有同等的杀伤力。”

由于“正航”常年放鸽子,美军用闪电航母也用出了经验,因此“好人理查德”号被烧对美国海军的影响也比预想中要大

美国正处于乱糟糟的权力过渡期,不管是内阁、大法院、权力交接、还是尚未定论的参议院选举,美国作为一个政治实体,其一切政治走向都处于盲目混乱尚未确定的阶段。不过,在这个乱局中,唯独美国目前的军事政策是较为明确的。目前,不管是军工业、五角大楼还是美军高级军官阶层,传递出的信号颇为一致:拜登任期内无疑要延续特朗普时代制定的“大国竞争”军事政策,继续维持特朗普时代的高位军费,参与实质性的“霸权”。

如果说即将结束的特朗普时代有什么亮点可言,那么后世一定会记得特朗普“让美军再次强大”的一系列扩军整军政策。2018年,特朗普将国防战略改为“大国竞争”,特朗普与马蒂斯明确指出,美国当前的主要对手已经变成中俄等近年来军事大发展的“大国”。为了维系战略竞争,特朗普履行选举时期的承诺,大幅度提高军费。2018年,特朗普将《2018财年国防授权法案》的额度提高到了7000亿水平,2019年这一数字提高到了7160亿,2020年这一数字达7320亿,2021年这一数字大概为7400亿。总体而言,“7字头”的特朗普时代军费较奥巴马时期提高了约10%。

除了“开源”以外,特朗普时代也进行了“节流”,停止了账目不清的对外作战,节省军费。作为国际公认的“右翼”,特朗普当局在上台以后却成为了美国历史上在军事行动中最“保守”的几个总统之一。特朗普在过去的4年任期中除了少数针对叙利亚、伊朗地区领导人的远程打击和暗杀行动外,几乎没有大规模动用美军介入到新的战事。

庞大的新增军费为美军发展带来了新的机会。具体到军事发展细节上,特朗普当局承认,中俄两国近年来在战场系统上的更新已经威胁到了美军的军事地位。解放军目前已经开始部分列装第四代平台,包括“四代机”歼-20,“四代弹”东风-17和“四代舰”055,而美军依旧在沿用第三代作战平台。

特朗普任期内承认了美军目前的技术和兵力均无法实现美国最高领导层的意志,也就是说,美军依赖现在的兵力部署和兵器技术水平,无法在一场潜在的战斗中击败中国,从而在军事上处于不利的地位。因此美军要以中俄,尤其是中国一系列武器为目标,发展对应和对位的武器,实质上进入所谓冷战式样的“军事竞赛”——也就是发展下一代平台,尽可能压制解放军的上一代平台。

美军也感受到了解放军的新平台的压力,研制更好的平台迫在眉睫

这对于美军和美国国防工业来讲,是一个利好消息。因为美军确实已经到了一个全军规模的装备换装期。美军上一次进行大规模的平台换装,是在冷战结束前后,美军大量换装在80年代研制的一系列三代兵器。我们今天熟知的几乎全部美军先进兵器都是在此期间换装的。

在21世纪初,美军在当时的形势下也研制了不少新的平台,不过这一轮研制的平台除了空军F-35项目较为顺利以外,都因为设计目标不明确,先进技术使用过多过少等问题未能大规模列装。此消彼长之间,解放军通过十几年来战备导向的发展,在武器质量和数量上,已经逐步追上了美国,可以有效在预设战场打击来袭之敌。

美军的大量武器列装与90年代初期,将要寿终正寝,已经需要全军范围内的换装

美军的兵器,尤其是其美国海军舰艇,大部分武器的寿命都已经到了生涯末期,其战备能力已经大打折扣。加上美军长期陷入治安战的“泥潭”,美军的军官素养也逐年下降,这一系列因素作用的结果,就是美军在2016年以后的一系列“准实战”中暴露了严重的不足,这些不足直接刺激了特朗普当局进行一系列卓有成效的军事改革。

在特朗普任期,美国多个军种均有下一代主战装备的立项或者预研论证,此外,特朗普任期内还大量立项了高超音速打击武器。不过,虽然特朗普时代的美军确立了“优先发展战场平台”,应对解放军目前打击的体系的总体方针,但是在具体军费分配上,由于美军各个军种之间各自为战、争夺资源的制度性问题,各个项目一拥而上导致了不少重复发展,某些力量结构的长期规划也很不明确。

比如美国陆军为了在印太地区“找存在感”,立项或预研的一系列中程导弹项目和高超音速武器项目。此外,由于美国去工业化导致工业基础下降,以及中国崛起带来的国际态势变化,特朗普时代部分武器发展项目被迫不断修改目标,举例而言就是海军“355舰”造船计划。

355舰的造船计划一改再改,巨大的耗资让各方都不满意

咋呼的特朗普时代在一片混乱中结束了,虽然在民生事业上,特朗普给拜登留下了一个很大的疫情烂摊子去收拾,但在军事上,特朗普改变了小布什-奥巴马时代美军混乱的军事改革和发展方向,通过一系列“肃军”和“改革”,为美军的未来指出了一条相对清晰的道路。如果说特朗普发起了本轮军事改革,那么拜登就是负责优化这一轮军事改革。这也说明,在维系美国霸权问题上,两党的共识几乎是一致的。

可以预见的是,拜登在上台以后,美国的国防政策不会有较大的改变,而且拜登当局也没有改变国防政策的政治动机。美军的军费依然会维持在特朗普时代的相对高位的水平,也就是7500亿美元左右。这一数字虽然相较于布什-奥巴马时期要扩大了不少,但由于当前美军目前需要在2030年前推进海基、陆基和空基核武器的换代更新,也就是GBSD、B-21项目和哥伦比亚级核潜艇三个项目,将占据拜登大量的军费,而且长期对常规武力不太有信心的民主党也更愿意优先发展核武器来维系核霸权。因此,拜登在任期内,依旧是处于一个“地主家里也灭有余粮”的阶段。只能通过一系列“取舍”,将好钢用到刀刃上,来重建美军的军事优势。

美国核力量和常规力量同时需要更新,这带来了严峻的财政压力

正如新闻里所体现讲的,拜登时代,首先要挨刀的还是美国“三等人”。目前,美国陆军的军费依然占据高位,在2020财年达到2000亿美元以上,占比与海空军接近。在特朗普任期内,美国陆军军费有所增长,还扩充了人员和重型机械化部队编制。

在陆军防长埃斯珀和海军陆战队防长马蒂斯的推动下,美国陆军也趁机立项了大量主战兵器平台,在特朗普任期内立项了六大现代化计划,被美国陆军冠以了很好听的名字“BIG SIX”。这些项目中在特朗普时代获得明确立项的有是远程精确火力(LRPF)项目、下一代战斗车辆(NGCV)、远程高超音速武器(LRHW)、反导项目(包括野战防空项目)等等。

可以推断的是,随着拜登时代美军采用更多的收缩政策,美国陆军的扩军计划和机械化平台采购会受到一定的影响。而中导、高超音速武器等受制于盟友与政治因素的项目,也会随着拜登时代的军费调整而有所缩减。

陆军在特朗普时代立项的的大小玩具,就变得前途未卜

陆军省下来的钱可能会用到海军上,特朗普时代,美国海军暴露出舰队数量不足,航母部署战备能力差等一系列问题。但在具体的造舰计划上上,美国人并没有就长期的海军建设目标达成共识。美国在2018年提出“355舰队”计划,希望在2034年让美军现役军舰的数量扩充到355艘,但随着人民海军在短短5年内完成了30艘以上现代化水面舰艇的扩张,加上新锐的055舰的服役,美国海军在没有成熟平台的情况下,不得不在“立刻大量制造伯克III等老旧平台”、“利用成熟技术5年内制造出新平台”与“集中攻关10年制造压制解放军的全新平台”三个选项中纠结。

拜登时代,将首先推动美国海军就下一代大型水面舰艇(LSC)定下技术细节和指标。美海军在2019年决定,将下一代大型水面舰艇的技术定型时间拖延到2026年甚至以后。随着解放军海空军和火箭军部队近年来火力升级思路逐渐曝光,美军可以依照冷战时期的经验,逐步确立作战思路。

而在舰队数量方面,今年美国海军下一代护卫舰“星座”级终于批下预算。虽然性能上差强人意,但至少武备系统可以满足次要方向的巡逻执勤,拜登时代,美军将继续建造更多的“星座”级护卫舰。将这将帮助美军至少在2025年以后,不用担心次要方向分兵的问题,而在主要方向上,美军剩余的舰队还可以在短时间内压制印太地区的解放军海军。

在至关重要的海军航空兵平台方面,正如前文提到的那样,拜登时代,还将决定美军是否会制造更多的“准航母”,至于美军是制造更多的“美国”级,还是在美国级基础上另起炉灶,那还需要一番论证。

星座级最终成为了“小052D”,至少能够帮助美军在次要方向执勤

对于拜登来讲,在空军方面,特朗普任期内立项了太多项目。特朗普时代美国空军的F-35进展相对顺利,因此特朗普任期4年里,美国空军每年平均以一年150-200架的速度生产,100架左右的速度采购F-35系列战机,而拜登上台以后,只需要稳步推进这一项目就好。但由于美国空军还需要换代弹道导弹和隐身轰炸机等战略武器,因此在拜登任期内,美国空军主要的经费将推进大的立项,包括GBSD(下一代战略路基弹道导弹)和B-21项目。而包括F/AXX等六代机项目,将推演到拜登任期末期在开始论证预研。

F-35项目依然顺利,也为我国带来了较大的空防压力

美国进入政权交接期,虽然在内政方面,美国的一系列政策会随着驴象两党交替而朝令夕改,但作为一个霸权主义国家,美国维持军事优势以维系“霸权”的“国家意志”不会随之改变。拜登当局会延续特朗普时代的新政策,而美军装备的换装节点,也会指向2025到2030年左右。应对拜登时代的军事换装和发展理念,也是我们定下2027年建军百年奋斗目标的原因之一。

原创文章,作者:Kbet365,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bangescorts.com/169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